只要能跟水接触上的人

2019-07-18 05:31字体:
  

  近日,青岛地铁施工方举报1号线电源项目存在偷工减料事件持续发酵,6月27日,青岛地铁发表声明称已成立调查组;

  6月28日,发表声明确认总承包方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涉嫌违法分包行为;

  今天(6月29日),青岛地铁再发声明,将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列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

  针对青岛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总承包方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存在违法分包行为的事实,青岛地铁集团研究决定将其列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

  资料显示,此次在网络上公开“举报自己”偷工减料的当事人刘飞云是青岛远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望公司”)的大股东。今年3月,在中间人的介绍下,刘飞云的“远望公司“和青岛顺源达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源达公司”)签订了一份《电力土建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根据合同内容,施工地点为青岛市城阳区春阳路,分包工作对象和范围包括:支模、排管浇筑、垫层、钢筋制作等内容。刘飞云告诉记者,该工程是青岛地铁1号线外部电力管道配套工程,而他们公司主要负责1号线开闭所外电源管廊项目的工程。

  刘飞云:“开闭所外电源是干什么的呢?就是地铁没有线路,我们从一个有电的地方给它拉个电源过来,一共全长7.7公里。”

  据了解,该标段总承包方为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总承包方通过青岛永利捷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利捷公司”)、青岛顺源达劳务有限公司等层层分包,最终由他所在的“远望公司”来实际施工。刘飞云告诉中国之声记者,从今年3月起,因为和他签订分包合同的“顺源达公司”没有按时发放工资,引发了工人的不满。迫于工人的压力,“远望公司”在今年的5月19日向“顺源达公司”发出了停工通知。

  刘飞云:“全部工人是120多人,工人工资累计达到了140万左右到150万。”

  停工通知中,“远望公司”方面还提出了让“顺源达公司”解决垫付的50万元现金等问题。刘飞云称,除了拖欠工资和解决自己垫付的相关费用,之所以要求停工,主要是因为上一级承包方“顺源达公司”为了节约成本,要求他们不用按照图纸和规范要求进行施工。

  刘飞云:“然后我们按图纸施工吧,甲方说浪费材料,我一听就愣了,我们按照图纸施工,怎么叫浪费材料?他说,你不能这样干!”

  刘飞云告诉中国之声记者,按照原本设计要求,管廊沟槽用土最大颗粒为不能超过50mm的粗细沙,而实际使用的都是现场开挖的原状土,最大的石块有上百斤重。此外,图纸设计电缆管廊垫层和包封厚度是20厘米混凝土,实际只有5厘米,有些地段直接没有浇筑垫层,钢筋规格和间距严重不足。刘飞云称,因为埋的是超高压电缆,如果以这样的方式继续施工,日后一旦路面塌陷,后果不堪设想。

  刘飞云:“它这个电源是35千伏,如果偷工减料,如果(路面)被压塌了,那么电缆就会破损,只要一下雨,这整个一条路上,只要能跟水接触上的人,可能都会被打糊了。”

  刘飞云透露,劳务发包人“顺源达公司”并没有理会该通知。但“顺源达公司”的上级发包方“永利捷公司”承诺让其继续施工至5月底并答应支付费用。

  刘飞云:“‘永利捷公司’和我说,他们(‘顺源达公司’)不给钱,他们(‘永利捷公司’)来给我钱,所以工就没停,一直在干着。”

  由于2019年5月底青岛地铁4号线出现安全事故,随即青岛地铁建设全面停工。于是,在6月16日,“远望公司”、“顺源达公司”和“永利捷公司”三方确认了“远望公司”的垫付资金,并由“永利捷公司”按三方确认的数额支付给刘飞云。当日,“顺源达公司”还与“远望公司”签订协议,解除劳务分包合同。同时规定“远望公司”在收到双方确认的金额后,不再主张任何费用,保证不上访、不投诉、不举报工程质量问题和违法分包等问题。

  然而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此前介绍工程的中间人向刘飞云索要中介费用,再次引发了刘飞云的不满,这也导致刘飞云坚定的走上了“举报自己”偷工减料的道路。

  对此,该标段总承包方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相关人员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层层转包问题不知情,不过项目存在监管不严问题。

  

  中国之声记者也多次联系“永利捷公司”和“顺源达公司”,截至发稿前仍然没有得到回应。



产品分类CATEGORY

联系我们CONTACT

全国服务热线:
4006-026-000
地 址:江苏省南京市西善桥南路118号www.710.com大厦
电 话:4006-026-000
传 真:+86-25-52415096
邮 箱:13254867@qq.com